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独立鱼
独立鱼 新浪个人认证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8,853,000
  • 关注人气:2,953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正文 字体大小: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(2021-05-31 00:05:08)

今年的韩国电影,一言难尽。

年初有多期待,如今就有多失望。

韩国首部硬科幻大片《胜利号》;

「两大男神」孔刘和朴宝剑主演的《徐福》;

《新世界》导演朴勋政新作《乐园之夜》…

无一例外,全部扑街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正当鱼叔以为,韩国电影今年要被拉下神坛。

没想到半路杀出一部「神作」,稳住了韩影的地位。

不仅拿下「年度韩影最高分」,还妥妥预定「年度十佳」——

《兹山鱼谱》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黑白画面,历史题材,讲述韩国士大夫的故事。

这几个标签,都不算有吸引力,甚至有点「劝退」。

可偏偏就是这样一部电影,豆瓣评分高达8.5。

在2021年所有新片中,也能排进前三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导演,李濬益。

他最知名的作品,一定是豆瓣9.3分的《素媛》。

此后又拍了一些历史题材的佳作,包括《思悼》《东柱》。

《兹山鱼谱》是该领域的一次延续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《思悼》剧照豆瓣8.4

不久前举办的第57届「百想艺术大赏」,几乎全场焦点都在「影帝」刘亚仁和「影后」金钟瑞。

其实当晚最重磅的「大赏奖」,正是颁给了《兹山鱼谱》。

介绍这部电影,鱼叔的心情很复杂。

一方面感叹韩国电影百花齐放。

在成熟的类型片之外,依然有这类人文价值极高的佳作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另一方面又感到可惜。

这明明是一部以儒家思想为内核的电影,却不是我们拍的。

尤其是在电影中看到毛笔书写的汉字,以及《论语》《大学》《孟子》之类的儒学著作,有时也会恍惚:

这是一部韩国电影啊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先说片名:兹山鱼谱。

它是一本书的名字。

《兹山鱼谱》被誉为「韩国最早的渔业百科全书」,收录了海洋生物200余种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本片就根据这本书的序文改编而来。

讲述了该书作者丁若铨撰写此著作的坎坷经历。

电影的前15分钟,交代了当时复杂的历史背景。

儒学随汉字传入朝鲜半岛,在当地形成新儒学体系——性理学。

可后来国力不济,纲纪不弛,性理学的统治地位遭到动摇。

随着「西学」传入,一些学者开始寻求「东西结合」的救国之道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原本不沾官场的丁若铨(薛景求饰),决心出山,辅佐君主。

他深得正祖赏识。

可好景不长,正祖驾崩后,纯祖继位。

纯祖一年(1801年),发动了对西学大规模的镇压活动——「辛酉邪狱」。

有不少教会的神父和国家重臣,成为殉教之人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研究西学的丁家三兄弟,成为众矢之的。

他们被流放到最偏远的地方,等待被世人彻底遗忘。

丁若铨被流放到黑山岛。

如此沉重的时刻,他竟笑了:

「一想到能去岛上,比起害怕,更让人有一种激动。」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或许对于丁若铨而言,流放黑山岛更像是一种解脱。

可以远离朝堂上的勾心斗角,安静休养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「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。」

黑山岛与世隔绝,民风淳朴。

这里的岛民多数都不识字,以捕鱼为生。

他们根本无法理解丁若铨的罪名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现在的当务之急,是找一户人家收留丁若铨。

岛民们表现得异常热情,争相抢这个名额。

这样的待遇是丁若铨始料未及的,他也丝毫不像个戴罪之人。

可唯独有一个人例外,昌大(卞约汉 饰)。

他是村子里为数不多读了点书,识几个字的人。

后来因为村子里没书可读,便没有继续学下去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原以为他向往知识,应当是最先来拜访丁若铨的人。

可没想到,他十分憎恨丁若铨:

「我没有丝毫想跟您学的想法。因为您是邪学罪人。」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此后,丁若铨和昌大两人的对话,探讨了很多深刻的话题——

性理学的局限性,西学对性理学的冲击,韩国古代士大夫的困境,汉诗对韩国古代文人的影响等。

这些话题看起来似乎离我们有点遥远。

不过有一个贯穿始终的主题,却是和我们每个人相关的。

那就是,读书的意义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丁若铨曾问过昌大,读书是为了什么?

昌大回答说:「我想活得像个人,你被发配到这里还不是学错了性理学。」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这也是昌大对丁若铨的态度:既想靠近,又有点畏惧。

他难以说服自己接受丁若铨罪人的身份。

转机出现在一次「报恩」。

昌大犯了事被关起来,好在得到丁若铨相救。

于是他带上一条新鲜的黄貂鱼,登门致谢。

结果对方以为昌大带来的是斑鳐。

这可触及了昌大的「专业领域」,他滔滔不绝地介绍起二者的区别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昌大对鱼类的了解,带给丁若铨极大的触动。

这些宝贵的知识,出自渔民之口,并未有文字记载,实在可惜。

由此,丁若铨开始反思读书的意义:

「之前我学了性理学,一句话,就是想知道人要何去何从。可我所领悟的居然还没有这小子对鱼的了解多。所以我不研究善变难懂的人类,要转去研究通透明净的事物,用事物来忘却自我。」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所以,丁若铨决心和昌大合作,共同编写鱼谱,为国家的渔业作出贡献。

不过,在此之前,他还要解开昌大的心结:「帮助罪人是不忠于国家的行为。」

当时,昌大正好在自学《大学》。

学得很痛苦,根本不知道文中表达的意思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于是,丁若铨和昌大做了一个交易:

「我拿我的知识换你对鱼的知识。这是交易,不是帮助。」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这句话说服了昌大。

此后的日子里,两人保持着亦师亦友的关系。

昌大教丁若铨辨别鱼类。

因为很多海洋生物没有名字,只有一个口语化的称呼。

他们还一起给海洋生物取名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丁若铨则耐心为他解读《大学》里的内容。

还建议昌大别直接读《大学》,先从《论语》学起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虽然昌大的知识在增加,但他的偏见也进一步加深了。

一次偶然的对话,彻底摧毁了两人的关系。

丁若铨谈到他心目中的理想世界:

「我所希望的是没有两班,没有平民,没有嫡子,没有庶子,没有主人,没有奴婢,也不需要王的世道。」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这番话被昌大解读成,是对「王」的诋毁和亵渎。

两人出现严重分歧,大吵了一架:

「不需要王的世道,这像话吗?你这错误的想法直接就是送死。」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此事过后,两人分道扬镳。

丁若铨从黑山岛迁往更偏远的牛耳岛,决心在那里写完《兹山鱼谱》。

而昌大前往陆地参加科举考试,想要大干一场,为「王」尽忠。

科考很顺利,他顺利当上「两班」。

官职虽小,报复却远大。

他想要根除官吏欺压百姓的行为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可残酷的现实,接二连三地打击了昌大。

眼看着官吏从百姓那里收取粮食,事后却用沙子还回去。

他无能为力。

眼看着出生刚三个月的婴儿也要上缴军布。

他无能为力。

眼看着和他共事的其他官僚,为了中饱私囊,明目张胆做着损害百姓利益的事情。

他无能为力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昌大认清了官场的事实。

在官官相护和贪污腐败面前,他一个人的力量显得微不足道。

终于,昌大选择了辞官,他的仕途梦也就此破灭。

辞官的昌大,想起了丁若铨说过的话:

「不管是西学还是性理学,只要是好的都要拿来用,我通过性理学接受了天主学。但这个国家却留我一个人都无法接受。这个国家的性理学是为了谁呢?这个国家的主人是性理学?还是百姓?」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那一刻,他终于理解了恩师的良苦用心。

故事的结尾,昌大赶往牛耳岛去见丁若铨。

可是丁若铨已经去世了。

在死前的最后一刻,手里还握着毛笔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丁若铨写完了《兹山鱼谱》,在开篇的序言中,他提到并感谢了昌大。

这本书是在他的帮助下,两人合力完成的。

昌大离开牛耳岛,重新回到了黑山岛。

他见识了陆地上的生活后,选择遵循自己的内心而活。

昌大活成了第二个丁若铨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从离开到归来,昌大的个人经历,恰好对应了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所说的「读书的三个境界」:

「昨夜西风凋碧树。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。」

最初的昌大很单纯,还没有对功名的追求,一心求学。

读书于他而言,是最快乐的事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「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」

遇到了丁若铨之后,昌大的学识日益丰富,渐渐萌生了为官的念想。

他愿意为国家的「王」奉献自己。

坚定不移地认为,「只要进入王的怀抱,才能为百姓着想。」

可遗憾的是,昌大认定的是一个盲目的,错误的方向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「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」

他认清了现实的残酷后,昌大不再被自己所学束缚,从中挣脱。

读书就是一个见自己,见众生,见天地的过程。

它既让人正视个人的渺小,也让人认识到知识的力量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从入世到出世,昌大用前半生诠释了读书的意义:

「若不能按照所学的来生活,起码得按照自己的性格来活。」

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:

如果实在无力改变世界,那起码要做到不被世界改变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看完《兹山鱼谱》,鱼叔有一个很大的感触。

这部电影,或许能为国产的历史题材电影,指出一个方向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《兹山鱼谱》的故事原型,只是一篇百余字的序言。

乍看上去,根本不足以支撑起一部电影。

但韩国电影人抓住了历史长河中的一些细枝末节。

通过合理的想象,还原历史的真相,拍出了一部非常精彩的电影。

同时也树立起了丁若铨和昌大,两位饱满的历史人物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反观我们的悠久历史,这样精彩的文人故事更是数不胜数。

就说同样被流放的文人。

苏轼、李白、白居易、王安石、刘禹锡、屈原…

任意一个人的故事,精彩程度绝不输丁若铨。

在被流放的途中,他们俯身到社会底层,体味民生疾苦,留下了无数经典的篇章。

甚至造就了一种独特的「贬官文化」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可这样的历史故事,在影视创作中却鲜有人问津。

就算有,也存在着太多的「魔改」。

明明如实还原历史便已足够精彩,却偏偏要为了迎合市场而曲解。

反倒是这部韩国电影给我们提了个醒。

别认为历史题材太过小众,不会卖座。

《兹山鱼谱》就在韩国拿到了票房周榜冠军,与《哥斯拉大战金刚》对垒不输。

年度第一高分片来了,可惜不是我们拍的

真正过硬的质量,可以无惧小众的题材。

中国历史上有那么多,值得被搬上银幕的人和事。

现成的好故事就摆在眼前了。

「国产版」《兹山鱼谱》,我们有机会等到吗?

原文链接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zA5MDM1MTcyNQ==&mid=2657390771&idx=1&sn=cebd2e0f1131beb266281180f8d042e7&chksm=8b9cc1b1bceb48a7eb111240c6a2b1b776e7754c0b2ad4b2b6bc007a172cd4847361f3ada93f&scene=0&xtrack=1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

    赌场现金网/现金盘口/现金网彩票/手机现金买球/现金斗牛官网-推荐官网